蘭州日報數字報-蘭州新聞網

DW 手錶品牌的誕生,源於一次跨越半個世界的巧遇:品牌創始人Filip Tysander在旅途中遇見一位低調謙遜的英國紳士,他著裝優雅簡約,尤其是腕間佩戴的一款古董腕錶,斑駁的織紋錶帶彰顯出雋永格調。因此啟發了Filip新的靈感,他決定建立自己的腕錶品牌,並以這位英國紳士的名字——Daniel Wellington為名。

2018年8月3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表決通過瞭《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並定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從此,我國的電子商務領域有瞭專門的法律規范和法律依據

2018年8月3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表決通過瞭《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並定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從此,我國的電子商務領域有瞭專門的法律規范和法律依據,電商行業不再是法外之境,網絡監管也將成為市場監管的重要組成部分。

隨著科技信息的高速發展,電腦、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智能產品普及到瞭千傢萬戶。支付寶、微信錢包等支付方式的革新更是讓消費者的購物方式有瞭更多的選擇。隨之而來的是一種更為便利、高效,同時也更缺乏監管和規范的商業模式——電子商務。自2013年12月第一次起草會議召開,《電子商務法》共經歷瞭5年的立法進程,目的就是為瞭保障電子商務各方主體的合法權益,規范電子商務經營者的行為,維護市場秩序,促進電子商務持續健康發展。本法中所規范的電子商務活動,主要是指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涉及到的主體主要有電子商務經營者、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和消費者。

根據各方主體的關註重點和社會突出的熱點問題,日前,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有關負責人就《電子商務法》的實施進行瞭解讀。

微商、直播銷售等經營方式被納入監管范圍

在電商領域,除瞭專門的購物平臺、品牌網店,還出現瞭許多通過微信、網絡直播等形式銷售商品、提供服務的經營方式。此類方式多以熟人介紹、真人代購、價格低廉等特點吸引消費者,但是此類經營方式的準入門檻低,無實體店、無營業執照,無人監管,僅通過網絡虛擬方式進行交易,缺乏信用保障體系和制約機制。消費糾紛一旦發生,有些商傢直接采取刪除好友、拉入黑名單、更換賬號等行為來逃避法律責任,導致損失的利益無處可尋,消費者難以維權。因此本法專門對電子商務經營者的范圍進行瞭規定,凡是“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從事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包括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以及通過自建網站、其他網絡服務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都在本法的監管范圍內。其中“其他網絡服務”就將利用微信朋友圈、網絡直播等方式從事商品、服務經營活動的電子商務新形態和設計主體納入瞭其中。從此,微商、直播銷售等經營方式正式被納入管理,此類電商經營者不能再因無人監管而為所欲為,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也將得到更有效的保障。

淘寶、微信等個人網店經營者需依法進行市場主體登記

目前,淘寶、微信等電商平臺準入門檻低、操作方便等特點導致市場上衍生出瞭近百萬的淘寶、微商個人賣傢。通過《電子商務法》的設立,大部分個人賣傢被列入電子商務經營者的范疇,並有法條明文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通過法律方式對大部分電子商務經營者進行註冊登記,由國傢統一監督,統一管理;但是除此以外還有一部分賣傢,是通過電子商務的方式銷售自產的農副產品、傢庭手工業產品等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的,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作為本法規定的例外情形,無需進行登記。例如在微信朋友圈內銷售農傢自產土雞蛋、農戶自制手工藝品的個體商戶就無需到工商部門進行市場主體登記。這樣的規定一方面將大部分電子商務經營者納入法律規范,大大降低瞭消費者線上交易難以維權的風險;另一方面又根據實際情況簡化程序,減少部分個體商戶的經營壓力,使電子商務市場的管理合法有序,張弛有度。體現瞭國傢即鼓勵發展電子商務新業態,創新商務新模式,又嚴格管理,依法規范電子商務活動,維護市場秩序的立法理念。

電商經營者要依法納稅、如實申報

《電子商務法》的設立將電子商務經營者納入瞭法律規范的軌道,作為經營者,在享有市場主體資格的同時也應當依法履行納稅人義務,根據經營情況如實申報納稅。根據法律法規的規定無需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電子商務經營者也應當按照相關規定依法履行納稅義務。本法第十一條明確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履行納稅義務,並依法享受稅收優惠。依照前條規定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電子商務經營者在首次納稅義務發生後,應當依照稅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申請辦理稅務登記,並如實申報納稅。”本法通過對電子商務經營者的經營活動和稅收繳納等行為進行全面的規范,來保證電子商務活動的健康有序發展,充分保障國傢和個人的合法權益。

“刷單”“炒信”等行為被禁止嚴格規范信用評價制度

由於電子商務在線上進行虛擬交易,難以直接接觸到商品,而消費者又對商品規格、用法、質量等實際情況有強烈的瞭解需求,就促使許多電子商務平臺建立起瞭信用評價制度,電商所售商品的消費評價、好評率、銷售量等在消費者進行商品選擇時的作用也越來越重要。由此,刷銷量、刷好評、刪差評等“刷單”“炒信”行為也應運而生,以這些手段誤導消費者進行消費,嚴重損害瞭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本法專門針對該問題作出瞭詳細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全面、真實、準確、及時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務信息,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當建立健全信用評價制度,公示信用評價規則,為消費者提供對平臺內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進行評價的途徑。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得刪除消費者對其平臺內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的評價。”並對違反規定情形的電商經營者給予嚴格的行政處罰。使得信用評價制度真正發揮作用,為消費者提供真實、有效的商品信息,幫助消費者作出正確的選擇。本法對該規定的確立和實施將促使電商行業規范、完善信用評價制度,嚴格遵守行業紀律,努力營造使消費者放心的網上購物環境。

大數據“誘導消費”“殺熟”行為被禁止

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使得人們的生活也越來越便利、高效。租賃車輛、預訂酒店、購買火車票、飛機票都可通過各種電商平臺來進行。但是通過消費者反映,我們發現此類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在積累瞭大量用戶個人信息、交易記錄和瀏覽歷史後,存在利用大數據對消費者進行“個人畫像”,針對用戶的消費習慣和消費需求有目的地提供搜索結果,進行精準營銷的問題,甚至有些平臺還出現瞭“誘導消費”“大數據殺熟”的情況,引發公眾不滿。

在消協公佈的案例中就存在類似事例:“某消費者經常通過某一旅行服務網站預訂某個特定酒店的房間,長年價格在380元到400元左右。偶然一次他發現,用朋友賬號查詢同樣房間的價格是300元,而用自己的賬號查詢卻還是380元,同樣房間的價格因人而異”。針對這樣的現象,《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根據消費者的興趣愛好、消費習慣等特征向其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搜索結果的,應當同時向該消費者提供不針對其個人特征的選項,尊重和平等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電子商務經營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務,應當以顯著方式提請消費者註意,不得將搭售商品或者服務作為默認同意的選項。”即在針對消費者個人特征提供商品、服務搜索結果的同時,要一並提供非針對性選項,通過提供可選信息,保護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不得利用消費者的消費習慣采取有針對性、目的性的精準營銷,更不得利用大數據分析結果對新老顧客差別對待,采取“殺熟”行為。

共享單車、租車、訂酒店等網上交易的押金退還得到保障

電子商務的發展同時也帶動瞭一批資源共享、租賃服務等新業態的出現,這類消費服務多以提前支付押金、預付款的方式進行。但是這些電商企業多是新興的小微企業,且在收取瞭消費者的押金後,大多存在違規挪用押金以作他用的行為,由此就造成瞭消費者押金難退的現象。例如悟空、小鳴、酷騎等共享單車企業就因融資困難、資金鏈斷裂等原因相繼停止運營,且難以退還顧客起初支付的押金。社會各界也對此產生瞭高度關註,呼籲立法機關從資質限定、合同規制、履約擔保、信息披露、費用退還、冷靜期、退市要求、法律責任等方面對此類電商企業作出制約,加強對消費者的保護。針對此類問題《電子商務法》中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按照約定向消費者收取押金的,應當明示押金退還的方式、程序,不得對押金退還設置不合理條件。消費者申請退還押金,符合押金退還條件的,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及時退還。”對於從事押金類消費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作出瞭明確的制約,為此類消費服務的押金退還問題提供瞭保障。

網上交易付款成功後電商經營者不得隨意“砍單”

在當前的電商行業裡還存在一種“砍單”的現象,許多電商經營者以商品缺貨、操作失誤、系統出錯、產品質量、訂單異常等理由對消費者已經成功下單並付款的訂單進行取消。甚至許多電商平臺和品牌官網利用格式條款設立“消費者成功下單並付款後,並不代表雙方已建立合同關系,隻有商傢確認發貨後,才算合同成立”或者“在任何情況下,由於商品缺貨對消費者帶來任何損失不負任何責任。”等規定來規避自身責任。在本次立法中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發佈的商品或者服務信息符合要約條件的,用戶選擇該商品或者服務並提交訂單成功,合同成立。當事人另有約定的,從其約定。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格式條款等方式約定消費者支付價款後合同不成立;格式條款等含有該內容的,其內容無效。”該項規定旨在明確經營者應當承擔的責任,督促經營和誠實守信、切實履行合同義務,不得以各種理由、借口免除或減輕自身對消費者損失所應當承擔的責任。同時該規定的設立也是為消費者依法維權提供瞭有力保障。

細化知識產權保護打擊“假貨”銷售

信息技術和物流行業的高速發展使得全球化進程越來越快,而許多電商經營者也乘著這股全球化的東風走上瞭打著“代購”旗號的制假售假道路,其中以化妝品、箱包、DW 手錶價位及DW和其他奢侈品的假貨現象尤為突出。電子商務的虛擬性給這些假貨銷售提供瞭十足的便利條件,而許多電商平臺以“避風港原則”來回避自己應盡的審查責任,又間接地助長瞭假貨銷售者的氣焰。但是在此次《電子商務法》的法律設定中大篇幅的強調瞭知識產權保護,細化瞭知識產權權利人“通知-刪除”的權利和平臺“刪除-公示”的義務。要求電商平臺建立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在收到知識產權權利人的侵權通知後應當及時轉送平臺內經營者,並及時公示通知、聲明及處理結果;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同時為瞭防止行業內的不正當競爭,本法也做出瞭“因通知錯誤造成平臺內經營者損害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惡意發出錯誤通知,造成平臺內經營者損失的,加倍承擔賠償責任。”;“平臺內經營者接到轉送的通知後,可以向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提交不存在侵權行為的聲明。”等規定來保障電商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本法通過對知識產權保護的細化規定,從源頭對假貨銷售進行瞭制約和打擊。以權利人舉報通知為主,平臺監管審查為輔,共同打擊線上假貨銷售。

行政處罰力度加大最高罰款金額可達二百萬元

“二百萬元”這個數字在新設立的《電子商務法》罰則中連續出現瞭三次,同時也是此次立法中最惹眼的關鍵字,這是監管部門可以用來處罰平臺經營者的最高罰款金額。在《電子商務法》確立前,執法、監管部門對於電商經營者的線上違法行為的處罰一直是參照線下相應成熟的《商標法》《廣告法》《反不正當競爭法》來進行,此次《電子商務法》的設立終於彌補瞭這一法律空白。通過本次立法對電子商務領域中各種違法行為和電商經營者應承擔的法律義務的細化規定,其相應的行政處罰力度也有所增強,以此警示從事電子商務的經營者們:法律底線不可觸碰,督促經營者及平臺經營者自覺進行規范整改,依照法律規定合法經營。

承擔連帶責任平臺經營者未盡義務將有關網約車、順風車等平臺的安全事故頻繁發生,許多網約車平臺存在對司機審核及人車一致問題管理不善、缺乏便捷有效的緊急救助方式、對消費者投訴處理不及時、不到位等問題,引發瞭社會廣泛關註。對於此類安全事故的發生,電商平臺經營者必然難辭其咎。為瞭促使電商平臺規范管理,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本法規定瞭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的制止義務和審核義務:平臺經營者在“明知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時,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將依法承擔連帶責任;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應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除此以外,平臺經營者的行為觸犯其他法律規定的,還應當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本次《電子商務法》的設立,在原有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侵權責任法》的基礎上,利用法律的指引作用,進一步加強瞭對平臺經營者的制約和平臺經營者因管理不當所應當承擔的責任,減輕瞭消費者的舉證責任和維權難度,保障消費者最基本的人身和財產安全。

■相關鏈接

賣傢侵權,平臺承擔連帶責任

《電子商務法》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

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平臺承擔相應的責任

《電子商務法》規定: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侵權售假未保障安全的,最高罰200萬元

《電子商務法》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對平臺內經營者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采取必要措施,或者對平臺內經營者未盡到資質資格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並處五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拒絕套路,搭售不得作為默認選項

《電子商務法》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務,應當以顯著方式提請消費者註意,不得將搭售商品或者服務作為默認同意的選項。

快遞員不征求同意不能直接把快遞放驛站

《電子商務法》規定:快遞物流服務提供者在交付商品時,應當提示收貨人當面查驗;交由他人代收的,應當經收貨人同意。

DW 官網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DW 台灣官網(http://www.d-w.com.tw/),我們將全新的DW夯貨單品一一呈現給大家。

發佈留言